由简单管理所想到的

来源:    日期:2010-5-28    浏览次数4008

单管理所想到的
 
    前些天,有一位老校长私下对我说,他当校长十多年,从未参加一次全校教师会议,从未参加一次全校学生会议,从未参加一次听评课活动……,但学校管理井然有序,教学质量十分突出。这其中的关键就是让领导干部和教师自主管理,各负其职。乍听起来,他很另类,与我们所倡导的好校长相差甚远,但细细想来,他的管理是有些道理的。由此,我想起曾与一位朋友的谈话,他在谈话中对他们学校三位校长的管理差异做过认真的分析。
    A校长抓学校管理面面俱到,事必亲躬;部署工作既出思路,也出办法;发现教师在工作中出现了问题,找来分管领导和教师,分析问题产生的原因,提出解决问题的措施。由于这位校长品德高尚、能力突出,富有人格魅力,他的管理卓有成效,学校一直走在全市先进行列。
    A校长退休后,B校长接任。B校长在学校管理中坚持抓大放小的原则,注重管宏观层面的事情;部署工作只出思路,不出办法;对教师在工作中出现的纰漏,只找分管领导,要求限期整改。在B校长宏观调控下,学校管理规范有序,各项工作有效运转,始终保持着全市领先水平。
    后来,C从他校调来接任校长。C校长坚持每周召开一次行政办公会,要求中层领导各负其责,全力以赴抓好本职工作;对要做的工作只布置,不说思路,也说办法,让中层领导根据实际情况自行解决,限期完成;对工作中出现的问题,只提醒分管领导,不做任何要求。在C校长任期内,学校不仅保持着全市领先水平,而且培养出多位能力突出、管理有方的中学校长。
    从管理风格看,这三位校长各不相同,但他们都使学校得到了健康有效的发展,取得了令人可喜的成绩。从这个角度来看,似乎都应给予肯定和倡导。如果从成本核算的角度分析,三校长所取得的成效大致相同,但C校长投入最少,产出最大。特别是他培养出了一大批优秀的管理者,为学校可持续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。我想,他的这种管理可称之为简单管理。
    那么,简单管理的核心是什么?我认为,简单管理最重要的取决于两点:一是内在动力,二是外在保障。就学校而言,内在动力是根本,主要任务是让所有老师都做学校的主人,人人参与学校管理;外在保障是关键,其主要任务是研究出科学有效的运行机制,让所有教师做正确的事,并把正确的事做正确。例如魏书生老师的学校管理说起来很简单,一靠民主,二靠科学。所谓民主就是树立为老师服务的思想,与老师建立互助的关系,尊重和发展老师的个性,决策过程民主化。所谓科学就是建立计划、监督检查、总结反馈三个系统,做到“人人有事做,事事有人做”,落实“自查、互查、权力部门查、集体监督、领导查”五道关口,对所制定的规章制度及时修订更新。我认为,魏老师先靠民主解决了教师参与学校管理的内在动力问题,再靠科学来解决学校管理有效运转的外在保障问题。可以说,魏老师找到了学校管理的两个主要矛盾,通过科学的方式方法有效处理,所以他在学校管理中做起简单,收效却很大。难道这种简单管理真的简单吗?我想,未必。这是因为魏老师在学校管理中做了大量工作,如让教师民主参与、集体决策,建立规章制度,制定工作计划,然后再落实监督检查,及时总结反馈,抓好修订整改。如此循环往复,螺旋上升,学校就步入了良性的发展轨道。由此看来,魏老师的简单管理既需要他做精心的科学构想与周密的宣传发动,还需要教师在整个管理过程中做好各自负责的具体工作,把每项工作的措施和要求落实到位。所以,这种简单管理可能形式上简单,但其内涵并不简单。
    天下大事,必做于细。现在,细节决定成败的理念深入人心。精细化管理为广大校长所追求、所倡导、所身体力行。这样,简单管理岂不是与精细管理相悖吗?其实不然,学校管理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。简单管理与精细管理是对立统一的。这就是说,在某些方面,校长要简单处理,而在另一些方面则要“精耕细作”。如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星辰实验学校校长庞荣瑞对学校实行“三不管”与“三管”。所谓“三不管”就是不管经费、不管人事、不管常务,即财务报销不签字,教师的招聘与考核不参与,学校经常性工作不处理;所谓“三管”就是“管宏观、管微观、管难管”。庞校长通过“三不管”节省出时间来在“三管”上下功夫,所以他才能每学期听课120节左右;除经常找机会与教师个别交流外,每个月还尽可能与教师代表进行一次“对话”,交换对敏感问题的看法;每星期与学生进行一次“对话”,组织或参与专题研讨一般不少于两次。由此我想,简单管理实际上是“有所不为”,而精细管理则是“有所为”。有所不为,就要将管理重心下移,充分发挥每个管理者(所有领导干部与教师)的能动作用,凡是他们能做的事情,校长都不做,进而做到学校管理的形式简化、内容简约、要求简洁;有所为,就是要求提升管理质量,倡导每个管理者用心做每一件事情,而且不做则不已,做就做到无以复加的程度,从而做到研究精细、指导精确、成果精致。这样在应简单的地方少花时间和精力,在应精细的地方全力以赴,学校管理才会健康和谐、快速高效地运转。
    是不是一旦实行简单管理,就不必在乎教师的心理感受,也不必对教师进行人文关怀?如果坚持以人为本,注重对教师的情感投入,那就不是简单管理?我想,实行简单管理仍然要做到科学化与人性化的统一。在这里,科学化强调的是以制度约束为主的理性管理,而人性化强调的是以情感理解沟通为主的感性管理。河南省开封求实中学校长张建平倡导简单管理,他们学校没有教务处和学生处的专职人员,所有教师全部带课。行政人员一共3个,其中两个校长全部带满工作量,只有一个办公室主任是脱产的。虽然没有专职行政人员,但学校的一切工作做得都很圆满。李校长说:“我就是那种不需要管的人,所以我把人看得都不需要管,也根本不需要去做任何所谓的管理工作”,而是集中精力抓教师业务学习、集体备课、学生品德教育和以对教师感情投入为主的人性化管理。玛丽·凯在《掌握人生的管理》一书中指出:“每个人都渴望自己成为重要人物,管理的成功就在于使每一个都感到自己重要。”我想,李校长在人性化管理中之所以特别注重对教师感情投入,就在于让教师感到有人理解、受人尊重、被人欣赏,从而使教师的才华得到进一步展现。可以说,感情是管理的润化剂,忽视感情的管理会使完美的制度变成冰冷的“军规”,会使教师在热情消磨中产生职业倦怠。因此,实行简单管理,需要在理性管理和感性管理当中找到一个最好的契合点,以理念引领人,以制度约束人,以情感激励人,那么就能让所有的教师把工作当成乐趣,把研究当成需要,把上课当成享受,从而找到职业的幸福感和人生的价值所在。
    现在,再来看那位老校长的做法,我认为,虽然有些道理,但并不能完全像他那样做。原因大致有以下几条:第一,大道至简是对的,我们应该将学校管理变得简单一些,但也应该有更高的追求,把节省下的时间和精力放在最重要的事情上,让自己、让教师、让学校大有作为。第二,学校管理的规律尽管简单,但能熟练灵活地运用却很难。作为校长,应该实行简单管理,更应该为提升学校管理艺术做深入持久的探索,既想方设法调动教师参与学校管理的积极性、主动性和创造性,又为学校的运作、发展建立起科学高效的运行机制。第三,校长除了是管理者,还应是教育教学的专家,应该关注课堂中每天发生的事情,关注教学研究的进展情况,从而准确把握教学发展的细微变化,真正成为教育教学思想的引领者。第四,教师在专业成长的道路上能走多远,关键看校长能引领多远,作为校长应该组织全校教师从简单的事情做起,天天把简单的事情做好,让教师能够走到比梦想更遥远的地方。第五,评价一位校长好不好,最重要的是看他为学校留下了什么,作为校长不能小成则满,应该把学校建设成最有生命活力、最具发展潜力的学园,把学校建设成最有人情味、最有文化气息的场所,把学校建设成师生最向往、最留恋的地方。